br正午过后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4-19

正午过后,翠清县河东那片“古老的小区”在灼热的阳光下,就着绿色的树草,在斜坡上,闪烁着一种古朴的神秘光辉,阳光下愈加显得扑朔迷离,座落的私有房屋并没有规则,各自随意地点缀在或陡或缓的斜坡上,石板台阶缓缓地延伸到每一户房屋的门前。偶尔不知从哪一座房屋的围墙内传出几声狗叫,让人感到更加烦躁。

山路上缓走着三位壮汉,带头的一位正是翠清县有名的洪武师善坤教头,跟在他靠右手边后的是他的大徒弟洪顺发。说来洪顺发还是他同堂的一位侄儿,洪顺发的父亲跟洪善坤是正宗的同堂弟兄,他们算得上是正牌的“自家人”了,所以,他一向对洪顺发都很好,就象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凡事总带在身近,许多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他去办。只是洪顺发这个人自小就不爱读书,天生一副愣头愣恼的样子,个头却自小就象他老爹一样“噌——噌”地往上长,还不到十五岁的个头早已长到一米七多,五大三粗,脾气也爆,平日里不爱上课,常背着一个浪荡书包满山野的闲逛,采野果、捉虫蛇、给动物下套定夹、在山村里他算是什么都做过的人了。老师也懒的管他,家访两趟没有成效,加上与当地人父母语言不通,也就作罢了,心里反正断定这也是一个没出息的货,乐得别伤了和气,从此不再管他。有一次,初一语文、数学,他分别考了八分、五分,被父亲抡着劈刀满街坊的追赶,引得街坊们捂着嘴笑,他一怒之下夺过父亲的劈刀,在抬起的右脚膝头上一使劲,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断成了两节,众人惊得张大了嘴巴,都悄悄的躲开,从此没人敢再去招惹他,他成了一方乡土的“名人”。山村里不爱读书的孩子、或半爱读半不爱读书的孩子,其实不止一两个,从那以后,他身后便慢慢地跟上了一帮“哥们”。他们整日寻着自己想做的事情做,读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常常旷课。一日考试,他什么也不会做,傻坐在那里,老师就说“你总该写几个字啊,我才好给你分数。”他干脆在考卷上写满了“香烟、洋火、桂花糖,香烟、洋火、桂花糖”,老师给了他十五分。从此,“香烟、洋火、桂花糖”成了他们玩在一起人的暗号。父亲一怒之下,不再让他读初二了,回家务农。

务农,哪是他这种人愿意干的活儿?没了书读,整日闲逛,又没人管得了他,他们又都是吃香的喝辣的种,钱得从哪里来?除了聚众赌博,上山砍伐树木卖,给动物下套,便是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弄得乡亲们痛恨不已,又敢怒不敢言,除了对他有几份惧怕外,还碍于乡里乡亲的颜面。心里都痛恨不已,常在背后骂得很难听,日子久了难免传到洪顺发父亲的耳朵里,成了洪顺发父亲的一块心病。

终于来了机会。几年前的一个正月,洪善坤象往常一样从县城里回乡下走亲戚。同往常一样先敬过长辈之后,被洪顺发的父亲盛情请到家里小聚,席间洪顺发从外面急闯进来,风风火火的样子引起了洪善坤的注意。他是回家来取钱的,正月里乡下赌钱赌的凶,从初一到十五已形成风气,从来没有消停过,也没有单位人会来管理,正是他发财致富的好时日,可今天运气不好,不到中午钱就输光了。本想回来偷偷向母亲要些钱,可见洪伯在席间,不知如何是好。洪善坤也是本土出生的人士,自然知道乡土情形,看出了洪顺发的为难,便笑笑的对洪顺发的父亲说:“侄儿长这么大了?”洪顺发父亲点点头,善坤转头问顺发:“八成是输光了钱吧?”洪顺发惭愧地点点头,然后耷拉下了脑袋。洪善坤说:“没关系的。过来喝两杯,去去晦气,待会儿我跟你去!”洪顺发的父母多少有些吃惊,但早就听说他在县里黑道上有所混,所以也就很快平静下来,只是没想到乡村的这点“小钱”他“大老板”也看得上。酒话间,洪善坤让跟来的小张去车上将他的手皮包拿来,打开皮包,里面露出的全是伍十元大票(当时还没有一百元面值的大票),厚厚的几捆。洪善坤说:“伍万元,够了吧?我是不能上场的,待会让小张陪你。我会到场观战。你应该会做老仟吧?乡下都是些小庄,你给我将他们通吃了。”洪顺发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好呢!这都是我的拿手好戏。”洪善坤反问:“那你今天为什么会输钱呢?”“庄主的漂亮女儿老拿眼晴来勾我,我分神了。”洪顺发不好意思地说。洪善坤说:“那你再不能被她勾了。否则唯你是问”“不会了,不会了!”洪顺发答应完又补上了一句:“不过,她确实对我很好。”洪善坤听了望着洪顺发父母笑,洪顺发的父母没话可说只得低下了头。

翠清县乡下人赌博都是一群人围在四方桌前,其中只有一个庄主,也就是“设庄人”,其余的人都来“押宝”。所谓“押宝”,就是“押”赌盒内的“骨子”的红囗。压中“骨子”红囗者为蠃家,其余未压中红囗者都是输家。方法看似简单,其实内中又另有窍门:同是骨子红口,压的名称、动作不同,收益也是不一样的。分别又分为五种不同的压法:角、串、铜、银、孤芳。角、串的赔利是最小的,压中一赔一;银、铜的赔利也是一样的,压中一赔二;只有“孤芳”顾名思义赔利是最大的,压中一赔三。但风险也最大。一般的人是不会轻易地去压“孤芳”的。

洪顺发带着小张回到现场时,这里正热闹着呢!五张四方桌在村部的长廊内一字儿排开,每张桌前都挤满了男女老少,其中不乏几张村干部的脸。大伙挤在一块赌得正欢。洪顺发带着小张挤到人最多的一张桌前,将敞开的钱袋子往赌桌上一顿,众人“哇——!”的一声齐刷刷地将眼晴望了过来。洪顺发对庄主说:“老大,这钱够多吧?”庄主看看后,说:“够多够多。”洪顺发又说:“够多就好,愿赌服输,今儿个要么我吃你,要么你吃我,敢吗?”庄主听了,说:“有什么不敢的!?”说完就要来摇宝盒,洪顺发用四个手指压住他的宝盒说:“慢——!我这么多的钱,应该由我来出宝盒,我来摇宝。”有人赋合道:“那应该,应该的。”众人也陆续赞同。洪顺发顺势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宝盒,爽快地摇了摇,顿在桌心。众人都押好以后,他第一把就押了“孤芳伍仟”,再用眼晴瞄了瞄庄主。惊得在场的许多人半天收不回舌头,全场鸦雀无声。洪顺发缓慢地将宝盒轻轻掀起,全场暴发出一声惊呼,几乎异囗同声:“哇——!中了!”庄主当场软坐在了长凳上,钱青着脸无话。洪顺发和小张向他拿钱,一万五还倒挂了一千多,洪顺发爽快地说:“那就先欠着吧。”

洪顺发用同样的手法撬掉了左右两边的另外两个庄,在现场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效应。其实,要撬掉别人的庄也没有那么容易的事,常言道:没有两把刷子,请你别上场!洪顺发虽然从小不爱读书,但心里还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除读书以外的任何事情,他都干得非常认真上心,只要是自己爱干的事。要不然怎么能服一方同龄人,做孩子王呢?今儿个庄主的女儿在众目睽睽之下老用眼晴勾他,他心也明白,那肯定是自己身上有什么吸引她的地方。或许,自己就是她心中的偶像也保不成!想起来真让人感到美。再回头说“撬庄”的事,那也是洪顺发经过苦练,和在宝盒“骨子”上做了手脚,才能做到这一切的。平日里,他能够将七个“骨子”摇成叠罗汉式的一串,红囗全朝一个方向开,就象港台录像中赌徒老仟们摇“点数”一样,那可不是一日半月的功夫!现在,只要是自己的赌具,就算是不做手脚,仅凭耳朵听声音,他也能够百分百的压中“红口”。只是今天现场人声嘈杂难免受到影响,因此,他早有第二手准备,他在自己的“骨子”上是做了手脚的。“红囗”是用金属镶嵌上去的,摇宝盒的右手秋衣袖囗里,他还绑了一块圆型的磁石,他摇“宝盒“”时,爱让“红口”向哪个方向开就向哪个方向开。中途还能转向,如果“红口”处“押宝”的人太多了,他只要将右手靠近宝盒一下,就能从新改变“红囗”的方向。就算是开盒的那一瞬间,也还能根据自己的意愿变动。你说他能不赢吗?

这时,勾他的女子的父亲开话了:“小子耶,半个时辰不见,就出息了?刚才还输得尿裤子呢。”洪顺发也闷气,最想找的就是他!于是顶话:“风水轮流转,保不准你这下也会被我‘撬’。”老庄听了这话觉得没面子,于是说:“小子耶,你来啊!”洪顺发和小张也不说话,走到桌前将钱、盒一顿,几张桌的人全围拢过来,洪顺发说:“我今天就气你,我今天专捡‘孤芳’押,看能不能赢你!”众人起哄,小张双手抬起来让大家安静。洪顺发平静地将宝盒摇放到桌心,老庄又接过去摇了一回,再放了回来。洪顺发说:“您大,您先押。”老庄选了一面:“孤芳二仟。”洪顺发笑说:“没蛋了不?孤芳五仟。”然后选上了一面压下了五仟,顺手将宝盒压着,对众人说:“大家作证啊。公平输赢。”然后将宝盒打开,众人呆了眼,洪顺发又中了。老庄乖乖地付钱,女儿钱青着脸立在旁边,洪顺发不小心抬眼看见了他女儿的青脸,赶紧说:“前辈,算了,今儿不来了,给你留几钱买酒喝。”收了钱走人。老庄囗袋里这时也没两个钱了,只好呆坐在那里,看着人家走人,不敢生事。

洪顺发俩走在回家的路上,眼前突然被几个年青人拦着去路。其中的一个正是前面被撬掉的庄主,上前开话说:“你个黑皮顺,我这会儿明白了,你在宝盒上下‘老仟’!黑我们大家。”洪顺发回话说:“我知道你们常黑人,但我没有。”庄主问:“你敢让我们检查吗?”“你算什么东东”洪顺发说,“你也配来检查我?好狗不拦路,闪一边去!”庄主被激怒了,上前就打。洪顺发也不躲闪,让他拳头打在身上,双手抱拳向他面门狠命砸下去,只听庄主“啊!”的一声,双眼一黑,血从鼻孔处滴流下来;洪顺发再顺势在他“小弟弟”处补上了一脚,只听“唔!“”的一闷声,庄主双手捂着脸,从一米多深的斜坡上滚到田野里去了。其余的人见头被打倒了,“唆!”地一下从腰间同时抽出了七、八把明晃晃的砍刀,同时围上来。其中的一位高声喊到:“砍了他们!”,小张赶紧顺手从菜地边抽下一根腕囗粗的杉木棍,挡在了洪顺发的前面,并顺手将皮包塞到了洪顺发的手里。双手握棒,恶狠狠地照准喊话人的头上就是狠命的一棒,对方拿刀一挡,哪挡得住?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对方立马躺在了血泊中;说时迟那时快,他用棍棒点地,照准冲在前面的一个,来了一个“凌空侧踹”,顺着惯性,对方被踹出老这;再就着拙拙逼人的气势将棍棒在腰间舞上了一圈,对方所有的人被逼出老远。

这时,洪善坤和顺发爹从后面赶上来。洪善坤大喝一声:“哪帮流氓,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打我的徒弟?!”众人一惊,回头一看,都认得善坤,知道他是县里“黑”“白”两道响当当的人物。赶紧将砍刀放下,立在路边。他赶到众人面人,特地用本地土话问道:“是谁带的头?!”众人都畏惧地一同用嘴噜噜,暗示是坡下的庄主。洪善坤走到田坡上,对尚未爬上来的庄主用土话说道:“明天来赔个不是,否则,别在这一带混。”然后带上小张和洪顺发父子,扬长而长。

回到洪顺发家,洪善坤对洪顺发大加赞赏,对堂弟说:“看不出侄儿聪明伶俐,又神武英勇。”洪顺发父母只是苦笑,没说话。善坤接着说:“侄儿是个人才,有人引导,今后会出息的。”洪顺发父母还是苦笑,没说话。洪善坤觉得多少有些尴尬,于是对他的父母说:“八成是你们管不了他,交给我吧,我帮你们管教,用不着你们费心。”然后,从皮包里抽出大约五仟元钱交到洪顺发父母的手里,说道:“这算是黑顺子今天的劳务费吧,别嫌少。今后,他的吃穿我全包了,今天就跟我走。”洪顺发父母接过钱,自然高兴,从新摆上酒席,大家入坐。

从此,洪顺发在县城里跟了堂伯混,吃香的喝辣的,穿的是名牌西服,抽的是名牌香烟,回到村里还常开着小车。回家后,来找他的弟兄更多了,大家都改名叫他“顺哥”。因为大家都觉得他出息了,今后许多事情都还得仰仗着他。

再说那位“小张”,正是今天跟在洪善坤左手后边的张献忠,他是县煤炭局局长的大公子,当时已跟善坤习武两年多了。他长的人高马大,气力超群,一表人材,可就是和洪顺发一样不爱读书,小小年纪就“谈恋爱”、打群架、无恶不做,迷上了武术,买上厚礼拜在了洪善坤的门下。洪善坤见他练武倒是很上心,也肯吃苦,进步也挺快,且是县领导的公子,今后自然有用得着的地方,于是留在身边,慢慢成了他的得力助手,不管走到那里都形影不离,“回乡省亲”也将他带在身边,就象自己的亲人一样。

自打那日之后,洪顺发与张献忠也彼此钦佩,都认为对方是一位有血性的汉子,是有缘之人,值得共事。顺理成章地成了洪善坤的左膀右臂,在翠清县地界上也算是打遍“武林”无敌手,靠的就是一个“狠”字。

可谁曾想到,昨曰在“飞机坪”上的一仗,他们身上的“狠”劲派不上用场,魏峰也被那娘们踢的很惨,“尽然输给了三位中学生!”让他俩怎么也想不通是怎么回事。加上后来发生的一系列怪事,让他俩不得不相信师父说的话:“这是民间的另一种‘神功’,基本上没人能够碰得到。他们没有把你们打残废了,算是手下留情。事实上他们杀人是可以不用手的。”听起来挺吓人的,回想起来还有些后怕。

今天师傅要带他俩去拜会对方的师傅,他们觉得师傅是很高名明智的。因为他们知道师博从来都是这样,遇到能人、高人就低个头、认个输、赔个笑脸,或送上一些贵重的礼物,就往往能够从新成为朋友,有的甚至能为“我”所用,这是中国人的习惯,常言道:双手不打笑脸人,就是这个理。所以走在蕴热的石阶上,心里是很有期盼的,希望早一点见到那位高师,长点见识。保不准还能学上两招,那该多好!

共 522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常言道:双手不打笑脸人。世上自然不缺少正义的担当,但在光明照不到的阴暗角落,横行的潜规则同样让人世蒙尘。趋强欺弱,是人性里一个不可忽视的阴暗层面。对弱势力趾高气扬,欺辱或者打压。碰到强势力,便屈意逢迎,收买或者笼络,是黑暗势力惯常的手法。本章,作者可以说是以此为引。魏峰飞机坪的惨败,让魏峰的师父洪善坤更加意识到,他们遇到了高人,故而生出了笼络之心。作者本节起笔于此,讲的是洪善坤带着自己的左膀右臂——洪顺发和张献忠,去拜访上官老先生。这一事件,作者在本节中并没有直接深入,而是发更多的笔墨描述了洪善坤的侄子洪顺发的一些事情——讲他以前的事迹,与洪善坤聚到一起的由头。类似于背景的侧面渲染,第一次再加清晰地将洪善坤的形象描摹了出来。在作者的笔下,我们可以得知,洪顺发这个人,与流氓地痞无异。他从小不爱学习,不服从父母的管教。辍学后,不思上进,不走正路,飞扬跋扈地欺压乡里。然后遇到洪善坤,一场赌事,被其收作弟子。看似“风光”的背后,又给其人生埋下了怎样的败笔?我们不妨反思反思。这个章节,可以说,与主线故事,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充实量只是内容的深化和拓展,作者却借其良苦用心地向我们揭示了内因和外因左右人生道路的道理。洪顺发得入洪善坤的门下,必定越陷越深。而至使其走上这条不归路的原因,无疑是他自己,和他的母亲。首先从他自己的方面来说,他从小不爱学习,吊尔郎当。辍学后,欺压乡里、聚众赌博,这些不良的社会风气,全被他学了个十成十,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是内因。其次他的父母,没有严于对他的管教,在发现他的种种不良行为之后,没有强硬制止或者改进举动的态度,而是放任其自如。至使后来,再也管教不了。最终,导致了现在的局面。总而言之,作者本节虽然没有直接延续主线故事,但在洪顺发的身上,仿佛一个社会教育的影子,当引起注目。小编浅见,感谢作者的支持,期待后续精彩!【编辑:消失若默】

1 楼 文友: 2012-11-07 18:5 :27 常言道:双手不打笑脸人。世上自然不缺少正义的担当,但在光明照不到的阴暗角落,横行的潜规则同样让人世蒙尘。趋强欺弱,是人性里一个不可忽视的阴暗层面。对弱势力趾高气扬,欺辱或者打压。碰到强势力,便屈意逢迎,收买或者笼络,是黑暗势力惯常的手法。本章,作者可以说是以此为引。魏峰飞机坪的惨败,让魏峰的师父洪善坤更加意识到,他们遇到了高人,故而生出了笼络之心。作者本节起笔于此,讲的是洪善坤带着自己的左膀右臂 洪顺发和张献忠,去拜访上官老先生。这一事件,作者在本节中并没有直接深入,而是发更多的笔墨描述了洪善坤的侄子洪顺发的一些事情 讲他以前的事迹,与洪善坤聚到一起的由头。类似于背景的侧面渲染,第一次再加清晰地将洪善坤的形象描摹了出来。在作者的笔下,我们可以得知,洪顺发这个人,与流氓地痞无异。他从小不爱学习,不服从父母的管教。辍学后,不思上进,不走正路,飞扬跋扈地欺压乡里。然后遇到洪善坤,一场赌事,被其收作弟子。看似 风光 的背后,又给其人生埋下了怎样的败笔?我们不妨反思反思。这个章节,可以说,与主线故事,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充实量只是内容的深化和拓展,作者却借其良苦用心地向我们揭示了内因和外因左右人生道路的道理。洪顺发得入洪善坤的门下,必定越陷越深。而至使其走上这条不归路的原因,无疑是他自己,和他的母亲。首先从他自己的方面来说,他从小不爱学习,吊尔郎当。辍学后,欺压乡里、聚众赌博,这些不良的社会风气,全被他学了个十成十,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道路,是内因。其次他的父母,没有严于对他的管教,在发现他的种种不良行为之后,没有强硬制止或者改进举动的态度,而是放任其自如。至使后来,再也管教不了。最终,导致了现在的局面。总而言之,作者本节虽然没有直接延续主线故事,但在洪顺发的身上,仿佛一个社会教育的影子,当引起注目。

2 楼 文友: 2012-11-07 18:55:45 这个洪顺发,虽然有些无药可救,但这个洪善坤,无疑是雪上加霜,误人子弟。

好吧,我表示等后续,看洪善坤和上官老先生的交锋

我是小末,懒得换号,你懂的,哈。怎么调理月经不正常辽宁牛皮癣医院吃什么可以缓解拉肚子

老年性关节炎能治好吗
儿童可以服用优卡丹吗
心梗的中医保健方法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